所属栏目:综合信息
医改“超速行驶”还需市场调控

文章来源:济南时报    发布时间:2012-12-17


于德志在新医改高峰论坛上阐述医改面临的现实困难


记者王锋 摄□本报记者 苏珊 李永明
       新医改,简单3个字牵涉着13亿人的切身利益,成为近年医疗领域最热词汇。本应“去行政化”的医改进程,如何再以行政化来强推?公立医院改革之路又如何进行?16日举行的2012中国(济南)新医改高峰论坛上,卫生部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于德志详细阐述公立医院改革面临的现实困境:如果一味依靠政府之手强推,急功近利,改革将难以为继。

成绩:
医保覆盖面已达95%以上

       作为一名研究关注医改多年的学者,于德志目睹医改3年来诸多医改制度的出台给中国百姓的确带来了实惠。基本医保制度覆盖全民,基本药物制度从无到有,基层服务体系显著加强,基本公卫服务明显提高,公立医院试点有序推进。
       从2009年3月医改全面启动以来,我国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已基本建立。截至2011年,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参保人数超过13亿,覆盖率达到95%以上。“医改3年来,我国的卫生总费用结构优化,政府的卫生支出已从2009年的27.46%上升到2011年的30.41%,而居民个人现金支出则从2009年的37.46%下降到2011年的34.88%。”于德志说。

问题:
新农合实际报销比刚三四成

       如今,小到新生儿,大到老年人,人人生病后都有医疗保障。但于德志指出,我国医保体系总体上处于较低水平。“目前,城镇职工医疗保险筹资水平一年是1600元—2000元,新农合一年的筹资水平是300元,城镇居民医保一年为300多元。以新农合一年300元为例,能为农民解决多大问题?从我们的调研情况来看,很多病是无法报销的。”于德志坦言,按政策要求,新农合政策范围内应报销70%—75%,但实际报销比却只有30%—40%。
       基本药物制度实施后,基层医疗机构药品进价销售,药价明显降低,市民却“不买账”。于德志透露,根据卫生部的统计数据,去年公立大医院的住院人数上升6个百分点,基层医疗机构住院人数下降6个百分点。公立大医院门诊量上升3个百分点,基层门诊量下降3个百分点。药价杠杆没把居民引到基层,政策不协调使基本药物制度推广难度大。

差距:
医改“超速行驶”,有些急功近利

        3年间,一项项医改政策不断出台。“医改出台政策又快又多,有的缺少可操作性。我们对医改实施时间要求高,存在急功近利、急于求成的情况。西方用了60至100年的时间来推进医改。”于德志说,如爱沙尼亚,是医改较成功的国家,该国用10年时间才干3件事,新加坡用13年只推动两项改革。而中国要用十几年时间解决西方用百年解决的事,使医改复杂性更突出。
       于德志表示,国内在医疗改革中过多关注医疗费用控制,没有把医疗服务质量放在首位。目前国内医疗服务质量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医疗服务质量和医疗费用控制必须同时推进,没有质量的控费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培养人才,没有好的收入分配制度,还是留不住人才。现在每年培养大量医学生,有相当比例转行去当医药代表了。”于德志说。

方向:
政府主导不是包办,需市场调控

       谈公立医院改革,都说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于德志说,其实西方国家没有公益性这种称谓,所有社会组织主要从经济角度区分为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机构,并且多数国家医院以非营利为主,还有相当数量的慈善组织。“国内公立医院改革,政府主导,行政干预日益趋多。比如一些医院正在探索的法人治理结构,如果法人治理结构不能实质性地改变公益性淡化的问题,下一轮改革势必继续加强行政干预。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市场失灵,政府就要干预,实际上却是市场机制没到位,没有遵循经济规律。”于德志说。
       如何让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于德志认为,需要权责一致的管理制度与运行机制,需要明确公立医院应该承担的具体社会责任范围及其相应政策,抑制医院将科室与个人收入挂钩。

新闻背景
聚焦2012中国(济南)新医改高峰论坛

       2004年,《国家卫生服务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内地城市没有任何医疗保险的人占44.8%,农村没有任何医疗保险的人达79.1%。民众“看病难、看病贵”等现实矛盾突出。2009年4月6日,国家《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和《关于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发布,新医改方案亮相。
       2012年12月16日上午,中国(济南)新医改高峰论坛在济南举办,卫生部专家、驻济和济南市的医疗机构管理者一起研讨中国医改3年的得失与路径。此次论坛由济南市人社局、济南市卫生局、济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济南市工商局、济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济南时报承办。
       论坛期间,山东省立医院院长秦成勇、济南市中心医院院长马效恩、山东大学第二医院院长赵升田、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院长葛明、济南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李宗宝、山东电力医院院长王启斌、山东大学齐鲁儿童医院院长马衍辉、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副院长高海青等驻济和济南市公立医院负责人相继做主题演讲,就医改未来路径进行交流和研讨。

透视医改
济南市卫生局党委副书记高萍:
基层有了“15分钟健康服务圈”

       济南市卫生局党委副书记高萍介绍,3年来,济南医改从制度框架和顶成设计上入手,从基层改起,将大量资金投入和人才技术向农村和基层倾斜,建立广覆盖、低价格、可选择的医疗卫生保障体系,重点保障中低收入者,减轻老百姓看病就医负担。济南市基层卫生服务体系打造“15分钟健康服务圈”,2366所卫生室、256所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标准化建设完成。
       高萍表示,未来5年,医改尤其是公立医院改革进入深水区,站在特殊的历史节点,作为医改主要推进部门,卫生部门有必要对过去工作进行总结,剖析矛盾症结,力求“十二五”时期在改革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突破。

山东大学卫生管理与妇幼卫生系主任徐凌忠:
药品流通虚高费用还未降

      “医疗费用上涨仍然较快,偏离医改初衷。基本药物制度的根基尚不稳固,药品流通环节虚高费用还没有彻底降下来。”在16日的论坛上,山东大学卫生管理与妇幼卫生系主任徐凌忠直指目前医改进程中遇到的问题。“‘全民医保’虽已基本实现,保障水平还是比较低的,尤其是合作医疗和城镇居民医保。公立医院改革尚未取得突破性进展。”徐凌忠坦言。
       徐凌忠说,医改是一项涉及面广、难度大的社会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从国际经验看,在医改过程中,一般均以完善医疗保障制度为改革切入点。在改革过程中充分发挥政府和市场的作用,两条腿走路。同时要以政府主导为主,体现卫生事业的公益性和福利性。”
       展望今后医改方向时,徐凌忠表示,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整合已成为趋势。而以按人头预付、按病种付费、按服务单元付费为内容的支付方式改革是控制医药费用和过度医疗很重要的杠杆。

济南市医改办副主任张佩渠:
已有民资投向公立医院

       济南市医改办副主任张佩渠介绍,目前济南已进行社区医疗机构改革、村卫生室改革和乡镇卫生院改革,今年年底,章丘和平阴县级公立医院改革启动在即。
       基层医疗机构改革中,虽取消药品加成,药品收入下降,但基层病源增加,医疗机构的总体收入并没减少。从去年开始,医疗人员开始绩效工资改革,促进医疗人员的积极性。济南还实施鼓励县级医院引进大学生,进行全科医生培训。
       张佩渠说,目前济南医改的难点在于,政府投入与卫生需求间差距较大,医院所有权和经营权没分离。这直接导致大医院间为吸引病源,无序扩张,加重市民医疗费用负担。
       为缩小两者差距,目前济南采取政府加大投入、新农合医保承担一部分、减少不合理医疗等措施弥补。值得提出的是,吸引社会办医也是重要措施之一,比如正在建设中的平阴县中医院新院,就是该院与一医疗器械公司合作建立,成为济南鼓励民间资本办医的独创模式。

济南市工商局商广处处长侯吉广:
公立医院品牌意识不强

       只着眼于提高医疗质量,完善服务细节,很少有医院关注过医院自身品牌的打造。在16日的论坛上,济南市工商局商广处处长侯吉广关于医院品牌打造的论述,让医院“掌门人”们茅塞顿开。
       侯吉广说,目前,在济南医疗行业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品牌意识不强,民营医院中缺少大品牌,缺少核心竞争力。
    “品牌就是商标,商标是企业诚信的体现,是医院做大做强的有效抓手,可以使资产增值保值,是企业文化的集中体现和传承,可以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侯吉广说,打造医院品牌,提升医院形象,首先要进行商标注册,加大对自身品牌的培育和保护,解决好知名度和美誉度的关系,加大对诊疗技术的研发力度。

 


友情链接:    中彩网   彩票客户端   五分彩票开奖记录数据分析   三分彩票安全吗   澳门彩票